当前位置:红岑环保建材有限公司 > 行业新闻 >

电影产业几乎成了中国最好的生意

  互联网思维傲慢地将 IP 点击量直接兑换为观众的观影兴趣,大数据控制了内容,主流电影的生产变成了“炮制”而非“创作”。这次洗劫造成的惨痛后果就是电影原创力匮乏,人们对国产电影的质量失去了信心。
 
  2016 年,中国电影票房增长放缓,总票房同比微增3.73%。这未必是坏事--起码说明观众正在回归理性,这也促使业内放下对 IP 的迷信,重新回归内容为王。互联网思维对中国电影产业的第一次洗劫,打出的旗号是“ IP”。IP 电影由漫画、电视剧、游戏、歌曲改编而来,在中国兴起于2015年,一开始就瞄准塑造了整个网络文化的读者和观众。受众在作者创作之初就参与其中,在IP改编成影视作品的过程中也会不断关注——无论关注是正面还是负面,IP 电影都天然拥有了粉丝基础,也更容易引起观众的共鸣。
 
  那段时间,电影产业几乎成了中国最好的生意。大批跨界者高喊“我们有 IP,我们有钱”涌入电影产业圈钱。个别电影爆红后,马上被大数据肢解、分析、归纳,故事模式、情节走向、主创都演化出一套固定模板。结果就是观众看到了大量同质化的产品:《致青春》拿下 7.19 亿高票房之后,《匆匆那年》、《栀子花开》等青春题材电影遍地开花,从怀旧歌曲到热门小说IP都被啃了个遍,青春片也因桥段俗套和鲜肉主创成为国产烂片代名词;《失恋 33 天》之后,低成本爱情轻喜剧又红极一时;《泰囧》登顶当年票房之后,《心花路放》等喜剧又接连打破了国产电影的票房纪录。
 
  随着《暴裂无声》等高评分电影的出现,人们对国产电影的期望在逐渐修复,但某些时刻,这种期望还是会摇摆——眼下就是一个让观众和电影产业都感到不安全的时刻。
 
  这种不安全感来自于,行业原有的利益分配格局被新的技术手段打破,人们认识到原本用来了解观众真实观影需求、精准排片的数据是可以被人为用互联网思维操作的,这无异于互联网思维对本就脆弱的电影产业的第二次洗劫。
 
  一位不愿具名的影视行业从业者告诉 PingWest 品玩,“票补”和“锁场”都是电影宣发“心照不宣的套路”,而此次《后来》退票事件的幕后操作者升级了套路。
 
  “票补”是指向指定影片投放购票补贴,用户以低价购票,影院仍收到正常票价,中间差价由票务平台或片方负担;“锁场”是指影片放出排片后,粉丝第一时间购票“锁定”该场次。按照惯例,一场电影即使只卖出一张票,电影院也要放映。也就是说,在票补和锁场的模式之下,或多或少存在真实购票,发行、票务平台和影院都可以拿到自己的利益。
 
  而此次《后来》退票事件的操作者使用了成本更低的方式。操作者先购入大量电影票,拉高影片预售票房,影院看到较好的预售数据就会增加排片,真实观众怕买不到票提前购票,再次拉高预售票房。影片上映当天,操作者利用在线票务平台的退改签机制退票,此时电影场次已经掺杂了正常售出的影票,排片无法取消,空出的座位很难再销售。这直接导致影院利益受损,也干扰了同档期其他电影的排片比例。
点击次数:  更新时间2018-05-10  【打印此页】  【关闭
友情链接:

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