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红岑环保建材有限公司 > 公司新闻 >

人们必须保证可再用火箭发射和着陆的可预测性

  为实现各自目标,他们首先必须大幅降低航天成本,因此他们都专注于制造可回收再用的火箭,提高人类太空旅行的可行性。
 
  据知情人士透露,两人走在了不同的发展轨道上,贝索斯的方法比马斯克更为平缓渐进。
 
  “我们在Blue Origin所做的一切都是以10年为单位来设想的。这正是杰夫对公司的规划方式。”贝索斯某多年知交说道,“另一方面,SpaceX拼命奔跑,耗尽员工的精力。从文化角度来讲,两家企业切实反映了领导者的作风。”
 
  而SpaceX高级公关经理菲尔·拉尔森则表示,“我们的工作时长和期望值超过了行业平均水平,每周工作40个小时是不可能让人类成为跨行星物种的。”
 
  十四年前,马斯克创办了太空探索技术公司(Space Exploration Technologies,简称SpaceX),拿出当时大部分身家,为这一风险事业投资1亿美元。
 
  即使团队每周工作90个小时,SpaceX仍一直濒临破产。“资金问题挥之不去。”某位曾与马斯克并肩作战的前顶级工程师说道,“烧钱速度非常惊人,但为了实现目标,伊隆不得不大量招兵买马。”
 
  虽然前三次发射以失败告终,SpaceX 终于在第四次取得成功,并于2008年赢得来自美国航空航天局(NASA)价值16亿美元的合同,使公司起死回生。
 
  到2012年,SpaceX开始对其可回收航天器系统进行飞行测试。
 
  贝索斯成立Blue比SpaceX早了将近2年,但采用的是更为系统的方法。
 
  他有一双纹了Blue格言“gradatim ferociter”的牛仔靴,意思是“不断前进,永不言退”。
 
  多年来,该公司只雇用几十名员工,严格控制成本(今天,Blue Origin拥有约600人的团队,而SpaceX的员工规模超过了5,000人)。
 
  他们孜孜不倦——Blue遭遇了一系列挫败,直到近几年,新谢帕德号系统才迈出了一大步——但他们的情况没有SpaceX那么紧急。
 
  “伊隆必须实现收益,否则无法生存,而Blue即便很多年没有收入也照样能坚持。”Blue某前管理者表示,拥有贝索斯这样一位实力雄厚、锲而不舍的领袖,简直是一种奢侈享受。
 
  但这也是SpaceX在大致相同的时间内成就了更多壮举的原因。
 
  马斯克与贝索斯都是出了名严苛的老板,精通各自所在行业错综复杂的技术难点。马斯克将特斯拉部分业务迁至位于加州霍桑的豪华SpaceX总部附近,方便更好地监督两家公司。
 
  他的性情尤为严肃紧张,盛传他常常鞭策员工化不可能为可能。开会没做好准备被逮个正着?马斯克可能会向后仰起头,眼珠子滚动望向天花板,暗忖着“要如何对你发飙”。
 
  一位前顶级工程师说道,“接着,他会说,‘你考虑过这个问题了吗?’如果你还摸不着头脑,那你就麻烦了。”
 
  贝索斯通常每周到访一次Blue,但曾与贝索斯共事的知情人士指出,他非常严厉。多方消息透露,他“博览群书”,“对推进器和火箭了如指掌”,在产品评价中说到“喷射器和制造工艺”滔滔不绝。
 
  他不断质疑固有设想,即便是人满为患的会场也阻止不了他点名批评。
 
  “我目睹过不少一塌糊涂的展示。”某前工程师回忆道。如果你不能把所有事实阐述清楚,你是不可能辩得过他的。他的洞察力超过了任何人。
 
  最主要的一点,两位领袖都是其航天品牌的有力倡导者,创造了一种光环效应,不仅有利于吸引人才,也有助于获取公众认同。
 
  2015年11月,新谢帕德号助推器成功发射并返航着陆,贝索斯在Twitter上写道,“回收火箭——是一种奇珍异兽”,并附上一段记载了此次任务的精美视频,获得500万点击量。
 
  马斯克迅速予以反击,“还算不上奇珍”,并宣称早在3年前,某艘SpaceX火箭就做过五六次了。
 
  而在2015年12月底,SpaceX实现猎鹰9号第一级助推器的成功着陆,贝索斯则在Twitter上呼叫,“欢迎加入我们的行列!”
 
  当人们摸索出可行的太空项目——而不仅仅是通往太空之路——时,真正的创新才能发生。
 
  那么,究竟谁才是赢家?
 
  SpaceX对传统太空产业的定价模式和供应链施加了压力,也因此成为装载货物送上轨道的更具吸引力和实惠性的方案。
 
  迄今为止,它已拿下了价值48亿美元的政府合同。2016年4月,它竟报出比老派竞争对手联合发射联盟(United Launch Alliance)——波音公司与洛克希德马丁的合资企业,眼下发展步履维艰——低40%的价格,赢得了一份军事合同。
 
  为了赶上对手步伐,Blue必须从亚轨道太空走向轨道太空。而进入轨道飞行需要大幅提速,还要考虑与航天器如何控制高温、燃料和上升与下降轨道等问题相关的复杂因素。
 
  鉴于其劣势地位,也无怪乎SpaceX员工早已不把Blue视为潜在威胁了。
 
  SpaceX老将们虽对Blue以小规模团队所取得的成就表示钦佩,但他们表示,“我们没太顾虑Blue”,而且“也没把他们当回事。”
 
  另一名资深员工表示,Blue Origin不过是“杰夫·贝索斯的爱好罢了。”
 
  而贝索斯的忠臣们自然反感这一说法。“不管是谁,能让一艘火箭登上数十万英尺的高空,并利用氢气机的10万磅推力使其成功着陆,这绝对不是爱好!”
 
  从小行星采矿作业到微型卫星初创企业,这个行业里的年轻创新者们设想出一切可能性。在未来的岁月里,他们想成为SpaceX或Blue Origin的一员,或将依靠这两家公司将他们的试验品或样机送上轨道。
 
  同样的,SpaceX和Blue也将依靠这些新兴企业在太空之中孕育新市场,好比App Store应用商店为苹果乃至整个智能手机行业所做的贡献。
 
  航天工业专家指出,当人们摸索出可行的太空项目——而不仅仅是通往太空之路——时,真正的创新才能发生。
 
  但首先,人们必须保证可再用火箭发射和着陆的可预测性、高频率和安全性,直到它成为一种日常。
 
  SpaceX将把NASA宇航员运送至国际空间站,减少美国对俄罗斯的依赖,同时创造历史。马斯克也宣布,SpaceX很快会把一艘无人宇宙飞船送上火星。
 
  相比之下,贝索斯仍坚持他的渐进式做法。
 
  Blue已经锁定ULA新一代火箭发动机的开发和供应合同。在构建轨道空间技术的同时,Blue将继续发射亚轨道的新谢帕德号,目标是在2018年将游客送上太空。
点击次数:  更新时间2018-10-22  【打印此页】  【关闭
友情链接:

0